【棚改专项管理办法】相关内容

  • 棚改专项债已经问世了吗?

    匿名用户16394评分

    据报道,财政部、住房城乡建设部日前联合发布《试点发行地方棚户区改造专项管理办法》,这是继土地储备、收费公路专项债后又一个全国性的“市政收益债”品种。

    报道称,资金由财政部门纳入性基金预算管理,并由本级棚改主管部门专项用于棚户区改造,不得用于经常性支出,使用权出让收入、专项收入应当能够保障偿还债务本金和利息,实现项目收益和融资自求平衡。

    办法要求,发行棚改专项应当披露项目概况、项目预期收益和融资平衡方案、第三方评估信息、专项规模和期限、分年投资计划、本金利息偿还安排等信息。棚改专项应当遵循公开、公平、公正原则采取市场化方式发行,在银行间市场、证券交易所市场等交易场所发行和流通。

    专家表示,推出棚改专项债,一方面明确了偿债资金来源,有利于锁定专项风险范围;另一方面,也将规范棚户区改造融资行为,遏制地方隐性债务增量,防范财政金融风险。

  • 为什么限制的传统融资渠道?

    匿名用户13248评分

    购买股票只是虚拟资本的增加或减少,并不是实际投资的增加,不能新增产品和服务,不能计入GDP
    利息是银行提供某种服务得到的收入,应计入GDP

  • 宁波市五区2019年第二批棚改专项发行成功,共计54亿

    匿名用户10127评分

    凤凰网房产快讯  宁波市市住建局消息称,7月17日,海曙、江北、鄞州、镇海、北仑等地今年第二批棚改专项成功发行,共计54亿元。

    至此,今年以来宁波全市已有21个棚改项目获得总计74亿元的棚改专项。

    而算上2018年的项目,宁波全市获棚改专项的棚改项目,累计达30个、107亿元。

    宁波市市住建局称,棚改专项为棚改城中村和危旧房项目建设,提供了新的融资渠道。

  • 2019年多地下调棚改目标:货币化安置政策收紧

    匿名用户7031评分

    近日,多个省市相继进入地方两会时间,各地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也陆续亮相。过去一年,棚改货币化政策曾多次引发讨论,全年棚改任务完成量依旧超额完成。但随着货币化安置政策收紧,2019年多地也纷纷下调目标任务。在因地制宜和防控重大风险的大背景下,稳定将成为2019年棚改主基调。

    势头放缓

    1月27日,浙江、上海、贵州、陕西、重庆等省市地方人大会议开幕,多地工作报告在2019年保障民生计划中,均提到加强保障性住房的建设。而根据此前各地召开的住房工作会议,新的一年,地方仍将继续推进棚户区改造计划。

    住建部1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,超额完成了去年度580万套的目标任务。在地方层面,以浙江为例,2018年,该省棚改计划完成开工29.2万套,实际开工40.6万套,完成率达139%。

    不过,据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的不完全统计,相较于2018年的“突飞猛进”, 2019年各地的棚改目标均有所下降,且下降幅度较大。其中,山西从12.52万套下调至3.26万套;河南从50万套下调至15万套;四川从25.5万套下调至15万套;北京也从2.36万套下调到1.15万套。

    有媒体据此解读称2019年棚改目标或将大幅缩水,整体跌幅可能过半。对此,克而瑞地产研究团队发布的评论文章指出,从已经公布的19个省市2019年的棚改开工目标来看,总体较2018年计划开工量下调幅度约21%,这与全国棚改计划开工量下调幅度一致。

    上述文章表示,各省市间有升有降,其中广西、辽宁、陕西、重庆等6个省市2019年计划开工量同比增长,历年开工量在20万套以上的江西、湖北、河北等3个棚改大省在2019年计划开工量同比持平或者微跌。“前期棚改开工量较大的省出现阶段性回调符合客观规律和市场预期,例如河南省,2018年棚改实际开工量就已达到2016年的1.8倍,2019年计划目标回落也在预期之中。”

    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安排,2018-2020年三年棚改攻坚计划定下了再改造各类棚户区1500万套的目标。而从分割的年度计划看,2018年为580万套,2019年、2020年均保持在460万套。

    政策收紧

    不论是目标减半还是下调21%,2019年棚改都将迎来政策性拐点,放缓已经成为大趋势。

    去年6月围绕棚改货币化政策走向的话题却走到风口浪尖。虽然一个月后,住建部的声明指出,并未叫停棚改货币化政策,但相较于此前的大力倡导,政策风向悄然转变。住建部明确,要因地制宜地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。对于商品住房库存不足、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地方,应有针对性地及时调整棚改安置政策,更多采取新建棚改安置房的方式;商品住房库存量较大的地方,可以继续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。

    从历年情况看,棚改货币化安置在地方楼市去库存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。然而,与2017年强调三四线城市和县城要继续做好去库存工作不同,2018年底召开的全国住房工作会议并未提及去库存相关内容。

    同时,更为关键的是,据多家媒体报道,去年12月,在住建部下发的2019年棚改计划提出,购买棚改服务模式将被取消。

    在各地实施棚改计划过程中,购买棚改模式是主要的融资方式,由选择具有实力的平台公司,与其签订购买服务协议,由平台公司负责具体实施,项目资金来源于国家开发银行、农业发展银行等政策性银行的棚改专项贷款。这意味着,需要对项目进行兜底,因而一定程度上将增加地方隐性债务风险。

    而在防控重大风险的大背景下,各级都在严控债务问题。上述2019年棚改计划指出,对于新开工的棚改项目,不得以购买服务的名义变相举债或实施建设工程,而是要求以发行地方方式(棚改专项债)为主进行融资。

    在地方层面,相关政策已经初见端倪。江西省住建厅在2018年住房工作会议上提出,要有针对性地调整完善货币化安置政策,对商品库存不足、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,取消货币补偿奖励政策,加大安置住房建设力度。2016年和2017年,江西省该项表述分别为“力推棚改货币化安置和购买服务”、“加大棚户区改造力度,大力推进购买棚改服务”。

    迎合市场所需

    戴德梁行首席政策分析专家魏东向从市场角度进行观察称:“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确能够很大程度上改善民生,帮助棚户区居民提升生活质量。但是中国房地产市场自2015年以来呈现连续上扬的态势,在一二线城市纷纷限购的背景下,一些热钱在末班车心态的引领下也纷纷流入三四线城市,推高了当地房价,同时放大了有效需求,造成房价高于真实价值,所以棚改货币化的政策调整是适应了当下的市场现状。”

    不过,基于2019年或取消购买棚改模式的考虑,天风证券固收团队测算,2019年棚改资金需求在1.3万亿元左右,落实到政策性银行贷款与专项债的共有1.17万亿元。但在购买服务模式取消后,保守估计2019年棚改专项债有6000亿元的配额,因此还有接近6000亿元的资金缺口。

    实际上,随着2019年地方新增债务限额将提前下达,全年地方专项债有望进一步扩容。作为专项债的主要品种之一,棚改的资金来源一定程度上能够得到保障。

    去年10月召开的国常会也明确,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,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。保持中央财政资金补助水平不降低,有序加大地方棚改专项发行力度。对新开工棚改项目抓紧研究出台金融支持政策。

   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,当前各地棚改目标的调整,体现了一城一策的导向。可以预计的是,很多2018年房价上涨过快的城市,尤其是东北、西北和西南等省会城市,棚改政策也会略有调整。当然目前新的情况在于,国家发改委对于轨道交通等建设的支持力度重新加大,实际上轨道交通沿线的棚改力度依然不会降低,这也是政策调整下新的市场机会。

  • 采购资金来源为专项是什么意思?

    匿名用户3960评分

    这个是专项做某件事这个资金的啊来操作的啊

  • 企业债和社会领域产业专项的区别

    匿名用户914评分

    《指引》提出,社会领域产业专项包括但不限于以下专项类型:一是健康产业专项,主要用于为群众提供医疗、健康管理等健康服务项目。二是养老产业专项,主要用于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、康复护理等服务设施设备,以及开发康复辅助器具产品用品项目。三是教育培训产业专项,主要用于建设教育培训服务设施设备、提供教育培训服务、生产直接服务教育发展的教学教具产品的项目。四是文化产业专项,主要用于新闻出版发行、广播电视电影、文化艺术服务、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等文化产品生产项目,以及直接为文化产品生产服务的文化产业园区等项目。五是体育产业专项,主要用于体育产业基地、体育综合体、体育场馆、健身休闲、开发体育产品用品等项目,以及支持冰雪、足球、水上、航空、户外、体育公园等设施建设。六是旅游产业专项,主要用于旅游基础设施建设、旅游产品和服务开发等项目。